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最新章节</b>(提示:已启用缓存技术,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,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。) 第五十六章:最强?(1/2)
轮回乐园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敌方的一众契约者中,奥兰迪位于防线外圈,圣诗位于中心,一里一外,没这两人,敌方契约者们的处境会更加糟糕。

  就在苏晓站在升降梯顶观察四周时,巴哈通过团队频道发来的消息,出现在他眼前,这是一个坐标。

  确定坐标的方位,苏晓体内的血气爆发出,这次爆发和以往完全不同,血气先向周边扩散,转而骤然回拢,在他周围构成一道似人似兽的虚影。

  这血气虚影约有10米高,它形体酷似凶兽·蜚,上半身体似人,左手为狰狞的兽爪,左臂的肘部有骨刺出,臂上生鳞,右臂为人臂,但手上只有拇指、食指、中指这三指,没有无名指与尾指。

  这些血气虚影构建成功后,一把血枪在苏晓手中快速构成。

  这把血枪消耗了他15%的血气值,是强度与穿透力最高的血枪,外加放逐碎片已融入其中,再次提升飞行速度与穿透力。

  苏晓将手中近四米长的血枪抛起,转而,这血枪就到了血气虚影手中。

  苏晓取出把里德所打造的超大号强弓,因为灵魂钱币不足,这是赊账打的武器。

  苏晓的手一抛,比他身高还高出一大截的超大号强弓,已到了血气虚影手中。

  血气虚影左手强弓,右手是4米长的血枪,它把这根血枪当箭矢一样使用,搭弓拉弦。

  咔咔咔……

  艰涩的开弓声传来,几十米外的战团内,十二‘双刀疯狗’中的六人,立即放弃敌人,向前突袭,原因是,他们感知到,要是这一血枪射来,他们太密集,会被一血枪射爆一串。

  苏晓没去关注圣诗那边,他刚才收到的消息,是巴哈感知到了空间波动。

  苏晓操控血气虚影,枪尖对准巴哈提供的坐标点。

  几乎是同时,几百米外,十几名契约者围成一团,中心处一名身披白袍的男人半蹲在地,手底按着一张卷轴。

  白袍男在激活大范围的传送道具,他要把周边一定范围内的契约者与野猪战士,全部传送到远处,以解决眼下被围攻的绝境。

  这种传送众多目标的方式,不提前布设好阵图,激活起来要一段时间,不像单人空间道具那么快。

  白袍男聚精会神的激活卷轴时,他紧闭的双眼突然瞪大。

  “保护我!”

  白袍男断喝一声,在方才的刹那,他的感知力捕捉到致命的危机感,让他喉咙发干,膀|胱发胀的危机感。

  听闻白袍男这声断喝,一名手持大盾的猛男坦系当即挡在他身前,露齿一笑的同时说道:“包在我身上。”

  听到大盾猛男的这话,白袍男心中一暖,对大盾猛男郑重点了下头。

  大盾猛男露齿一笑,还竖起拇指,仿佛在说:‘我们是好兄弟。’

  几百米外,血气虚影手中的强弓已拉满,苏晓操纵血气虚影,松开握住血枪末端的三指。

  砰!!

  音爆乍现,血枪射出时,一股白色气浪扩散开,整根血枪拖出一道笔直的血线。

  血枪射出的前一瞬,目标点处。

  “拜托了。”

  白袍男心中的危机感越发强烈,挡在他前方的大盾猛男,让他安心了点。

  “举手之劳……个屁!”

  大盾猛男显然是感应到了什么,他的一双牛眼怒瞪,以往给他安心感的大盾,此刻就好像纸壳做的一样,没丝毫安全感。

  大盾猛男作为一名坦系,他此刻爆发出让敏捷系都骇然的侧扑速度,他扑出的下一瞬,一根血枪已到了白袍男身前。

  几百米外,苏晓眺望远处,一声轰鸣后,远处的泥土如河水般飞溅起几十米高,顶部的土末隐隐透红,代表目标已被射杀。

  这还不算完,血枪射入地面后,如土龙遁地般,犁起一趟泥土飞溅,所过之处,地面上的野猪战士们被顶到乱飞,当血枪停止时,血气爆炸。

  看到这情景,苏晓对新开发的招式比较满意,虽说还有众多不足,但这招有实战价值。

  位于敌方的环形防线边缘处,虽被里外夹击,但敌方的契约者们还没失去斗志。

  奥兰迪全身浴血,他已经忘记自己击杀了多少名野猪战士,虽被称为魔男,可这种体力强度的快速杀戮,让他已有疲劳感,放慢杀敌速度的话,这不行,这片区域就指望他撑着。

  奥兰迪感觉到脚下的地面震动,他向前方看去,一只巨兽向他冲来。

  这巨兽的形体有点像巨型野猪,但它全身都是黑色甲壳构成的厚重铠甲,这铠甲与它的身体生长在一起,它那双漆黑的竖瞳,只是看一眼,就知道它有智慧,以及它的凶狠与坚定。

  这怪物的体长在10米以上,身体高度在4.7米左右,它有六足,每足都生有利爪,但这利爪短而尖,不是用于攻击,更像是用于助跑。

  这怪物的头上,有T形撞角,这撞角横向有3.8米宽,厚度在半米左右,内部是高密度骨骼,外部包裹一层10厘米厚的黑色甲壳。

  除这些,这怪物还有近4米长的尾巴,代表它能在超高速冲锋时,进行一定程度的转向,这就是重装坦克。

  重装坦克六足的短脚爪没入地面,它口鼻中噗嗤一声喷出白气。

  在它身旁,一名矮猪人背着个沾满泥巴的大罐子,它把大罐子打开,将里面几十斤兑了活性矿石粉末的烈酒,给重装坦克喝下。

  喝下这些烈酒后,重装坦克的六足发力,短脚爪没入地面,它胸腹内的粗重呼吸声,如同引擎在轰鸣,它轰的一声冲出,伴随着它的奔跑,它所途经的地面都在轻震,它就宛如一辆马力全开的活体坦克,向奥兰迪冲碾而去。

  看着前方冲来的庞然大物,奥兰迪特别想闪身躲开,但他不能,如果现在闪开,他们的环形防线会被冲断,到时将要四面受敌。

  奥兰迪收拳于腹侧,他以快到无法用肉眼捕捉的速度,向前突进了一小段,一拳轰向迎面冲碾来的重装坦克。

  咚!!

  一股冲击向周边扩散,地上的尸体都被掀起,附近的契约者们,都感觉到耳中嗡的一下。

  冲锋的重装坦克,被奥兰迪一拳正面锤到前仰,尾巴朝天。

  重装坦克轰然侧倒在地,它的T形撞角开裂,尝试几次爬起身都失败,口鼻淌血。

  而奥兰迪,他还保持着出拳的姿势,在他的右臂上,皮肤与血肉已遍布裂痕,他吐出憋着的一口气,心有余悸的看向重装坦克。

  “不愧守望乐园选出的领袖,优秀啊,老哥。”

  飞在低空的巴哈开口,奥兰迪看向巴哈,没说话,确认过眼神,是他骂不过的人,所以干错就不自取其辱。

  “不过这位老哥,剩下的九头,你再挡给我看看。”

  巴哈说话间,远处的九只重装坦克已做好冲锋准备。

  看到这一幕,强如奥兰迪,心中都有了骂人的冲动,可他不能骂,并非是素质高,而是骂不过。

  奥兰迪的确强,他硬挡三只重装坦克后,再也挡不住,不仅是他的右
为您推荐